[新聞] 英國對波蘭移民的真實態度:有人恨也有人愛

海外網訊 英國雜志《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發表了題為《波蘭悖論》的文章。文章稱,英國主要政客幾乎一致反對移民潮,但實際上英國某些地區卻歡迎移民的到來。

全文摘編如下:

在英國科比鎮(Corby)的公共圖書館,外語圖書中大約有一半都是波蘭語讀物。波蘭語版的《愛麗絲夢遊仙境》緊挨著《侵略者》——這是一本被翻譯成波蘭語的粗劣軍事類圖書。十年以前,位於東米德蘭地區的科比鎮幾乎還不需要迎合喜歡讀書的東歐人。和英國許多地區一樣,科比鎮的居民對於十年來的變化感到驚訝,有時還會感到煩惱。

自從波蘭在2004年加入歐盟以來,波蘭人就享有了在英國居住和工作的權利。如今,波蘭人已經成了英國第二大外國出生人群,僅次於印度人。 2011年的人口普查顯示,英國的波蘭移民已經達到57.9萬,與十年前相比增長了10倍。越來越多的波蘭人在英國來來往往:自從2002年以來,大約有120萬波蘭人被納入了英國國民保險制度之內。但是,依然有很多波蘭定居者依然遊離於國民保險制度之外。 2012年,在英國的波蘭女性生育了21156名新生兒,僅排在英國本土女性之後。

波蘭人和其他東歐人也成為了政治足球——幾乎所有全國性政客都站在仇視東歐移民的那一方。曾經在工黨政府擔任內務大臣的傑克·斯特勞(Jack Straw)認為,他所在的工黨賦予波蘭人自由進入英國的權利是一個“重大錯誤”。保守黨議員帕特爾(Priti Patel)稱,波蘭人正在讓英國的公共服務處於崩潰的邊緣。

如今政客們表示,他們對波蘭移民潮的關注已經轉移到了另一批移民身上。從明年1月1日起,保加利亞人和羅馬尼亞人將會獲得自由進入英國以及其他歐盟國家的權利。英國聯合政府擔心到時候這兩國移民將會大舉湧入,所以決定收緊享受英國福利制度的條件。英國首相卡梅倫堅稱,英國絕對不能再重復“波蘭狀況”。保加利亞人和羅馬尼亞人已經吸引了媒體的眾多關注——大多數報道都是負面的——波蘭人卻從未如此吸引媒體的注意力。

但是,真實的“波蘭狀況”到底是怎樣的?這或許比政客們的說法要鼓舞人心得多。來自波蘭和歐盟其他新成員國的移民願意融入英國勞動力市場。本土英國民眾不僅容忍這些移民,甚至還歡迎他們的到來。英國各地的真實經歷與政客們得出的全國性結論存在巨大出入,這或許可以為明年的移民提供一些啟示。

波蘭移民大多定居在了英國發展最快的地區。許多波蘭人居住在倫敦。在堅持“鄰避主義”的英國,科比鎮是僅有的幾個歡迎新建房屋的地區之一。科比鎮政府領導人湯姆·比蒂(Tom Beattie)表示,希望波蘭移民的人數在2030年能夠翻一番。南安普頓是英國另一個擁有眾多東歐移民的城市。該市議員約翰·德納姆(John Denham)稱,南安普頓已經從一個老齡化嚴重、技術愈加落後的城市轉變成了一個具有遠大抱負的年輕城市。

彼得伯勒是另一個深受移民歡迎的目的地。該市議會的保守黨領袖馬爾科·塞萊斯特(Marco Cereste)表示,十年前,自己的雜志分銷公司由於缺少人手而不敢接訂單。現在,這種情況再也不會發生了。此外,波蘭人的就業範圍不止局限在低下的服務業。英國比德國或美國擁有更多年輕、受過良好教育的波蘭移民。許多波蘭移民的能力已經超出了目前的工作崗位要求,一旦他們的英語和社會關系網得到加強之後,他們就應該去從事更能發揮自己潛力的工作。

一些人已經在這麼做了。在西米德蘭地區,波蘭創業者最初成立了餐飲業和建築業公司。但是後來的移民成立了設計公司和市場營銷公司,成立這類公司的移民中還有很多都是女性。一對波蘭夫婦經營著一個規模很大的烘培店,這家店甚至可以為主要的大型超市供貨。以前那些僅僅是為新來的移民提供建議的網站現在已經轉型為商業網站,可以向用戶和在網站投放廣告的公司收費。倫敦報紙《波蘭快報》(Polish Express)的編輯伊洛納·科爾澤尼沃斯卡(Ilona Korzeniowska)建議說,保加利亞人和羅馬尼亞人或許可以承擔那些已經不再吸引波蘭人的工作。

倫敦經濟學院和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的研究人員稱,在擁有眾多東歐移民的英格蘭和威爾士部分地區,犯罪率已經有了明顯的下降,而且暴力事件沒有上漲。自從2006年以來,科比鎮記錄在案的犯罪事件以及反社會事件已經下降了一半多﹔在英格蘭的其他地區以及威爾士,下降的比例大約為三分之一。在科比鎮,對反社會行為感到擔憂的居民已經從56%大幅下降至8%。

學校承受了更大的壓力。在2008年至2012年前,英格蘭的波蘭裔小學生翻了一番,達到5.4萬人。自2008年以來,彼得伯勒的學生人數已經增加了4000人。由於學校名額有限,一些家長的4個孩子分別在4所不同的學校上學。但是,新到來的移民似乎並未導致學生的整體成績下降。

其他公共設施或服務承受的壓力比學校要小一些。截止到本財年,科比鎮在翻譯服務上的開支還不到300英鎊。該市的英國獨立黨人瑪格特·帕克(Margot Parker)稱,科比鎮的醫療設施也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如果真的如此,那麼這種情況或許有些異常:與本土英國人相比,東歐移民在生病時很少會選擇國民保健制度。無論是科比鎮的波蘭人,還是南安普頓的波蘭人,他們幾乎都不住在公共住宅﹔他們更喜歡自己租房。而且申請失業補貼的波蘭移民也不多:在2011年,英國波蘭移民的失業人數還不到兩萬。

下一波移民

但是,對波蘭移民和隨後即將到來的移民而言,他們在某些地區的成功或許不會轉變為全國性的成功。這一點不免令人失望。保加利亞移民和羅馬尼亞移民將會在強烈的反對聲中抵達英國。 YouGov在10月進行的民意調查顯示,隻有33%的英國人認為歐盟國家的公民有權利去其他歐盟國家生活和工作是一件好事。

英國人對移民反感的部分原因在於,自2004年以來,來到英國的移民絕對人數過多——遠遠超出了政府的預期。移民問題已經與對政客的不信任糾纏在了一起。經濟危機讓英國人的忍耐程度更加有限。德納姆認為,如果沒有經濟危機,人們雖然會對移民反感,但是最終還是會適應移民的存在。

對保加利亞人和羅馬尼亞人來說,波蘭移民的經歷既是好事,也是壞事。他們的經歷表明,改變公眾輿論和政治輿論非常困難,或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是,正如南安普頓一位選民所言,“我並不是不喜歡移民,而是不喜歡移民潮。”移民在英國的經歷或許並不像傳說中那麼糟糕。